分享到
大益与法国,缘续百年的渊源(上篇)| 从巴黎到勐海
发布时间:2019/9/21 12:15:21 来源:大益集团 作者:大益茶

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地方,单凭它的名字就可以成为“罗曼蒂克”的代名词,那这个地方一定是法国。法国有巴黎那样充满艺术气息的“流动的盛宴”,有里昂那样厚重磅礴的历史名城。从古罗马的遗迹,到文艺复兴的思潮;从举世闻名的古典文学,到丰富多元的现代艺术……法国,犹如人类文明史上的一颗明珠,历经岁月洗礼仍熠熠生辉。

timg (2).jpg  ▎远眺巴黎

对大益人来说,除了浪漫之都、品味之都的美名,法国,还具有一份特殊的牵挂和意义。近百年前,两位年轻的中国学子曾为大益与法兰西结下最初的缘分。

大益集团勐海茶厂创始人范和钧先生,江苏常熟人,原名范樱,是北宋诗人范仲淹竹园支后乐堂第27代孙。1924年毕业于上海浦东高级中学,获学校公费奖金资助留学法国,就读于巴黎大学数学系。巴黎大学毕业回国后,因结识茶界先驱吴觉农先生,由吴介绍入上海商检局任茶师,并合著《中国茶业问题》一书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0003356.png

▎范和钧20岁法国留照

一九三八年,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,范和钧怀着振茶业、换外汇、救中国的理想,临危受命,携妻带女,来到瘴疠之乡——云南佛海(现称勐海),筹措创办佛海实验茶厂(大益勐海茶厂的前身),1940年,佛海实验茶厂正式成立,由此开创了中国机械制茶的先河,写下中国茶叶史上历史性的篇章。

微信图片_20190910003454.png

▎范和钧在勐海

范和钧先生的妻子娄允琴女士,同样毕业于巴黎大学。巴黎大学医学系毕业回国后,在上海圣心医院任职,专攻妇产科。为支持丈夫以茶报国的事业,她带着两个女儿,长途跋涉,历经艰险来到佛海,开办了佛海第一家医疗所,用一己之长为当地百姓首次提供了现代意义上的医疗服务与保障。

娄允琴2.jpg▎娄允琴女士与女儿

穷乡僻壤,瘴疠之区,创业之困苦非常人所能想象。砍树、打砖、割草、垒墙,在当地群众的协助下,范和钧和同仁们仅用了9个月的时间,就把佛海茶厂建设起来。土基墙、茅草顶、红砖墙、洋瓦顶,中西合璧、不同风格的厂房、仓库和宿舍,建筑总面积达到3000多平方米。

全体人员.jpg

▎建厂职工合影

即便是在战火阴影的笼罩下,巴黎归国的学子似乎始终都保持着自己对生活的热情,以科学、艺术相融合的品味,给最初的佛海茶厂留下了高贵的人文文化基因。他们甚至为当地土司协助修建过一座网球场,将西方之城市风情带入到边陲小城。可以说,法国文化曾照耀过中国茶业最初的一批先行者,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,大益茶的基因和血脉,因法兰西而平添了额外浪漫与激情的特质!

建厂合影.jpg

范和钧和早期茶厂建设者.jpg

▎前辈先贤合照

​匠人之心,在范和钧身上也早有体现。留学法国后期,由于公费断绝,范和钧不得不外出打工谋生。年轻的他只能找到需要极大耐心、极易过敏又气味呛人的漆器修补工作。凭借着过人的才智和细心的琢磨,他仔细研究那些流落海外、在中国已难觅踪迹的明清漆器,为他的艺术创作生涯打下了基础。

范和钧.jpg

▎范和钧留影

因战争和历史变迁中断了茶叶事业后,中年的范和钧慢慢走上了漆器制作之路,曾著有权威著作《中华漆饰研究》一书。晚年去美国生活的他,将自己多年制作的未售精品漆器捐赠给了台北华岗博物馆,最终以漆器大师的身份留下了另一段令人唏嘘的传奇故事。

DSC_0055.JPG

▎晚年范和钧【左一】与夫人娄允琴【左二】归国留影

留学生,茶人,艺术家——范和钧留给勐海茶厂的不仅仅是一段段历史回忆,他身上所具有的和谐多样的人文素养与气质,深深烙印在大益人的血液中。以艺术之心制茶,打造具有高贵价值的人文收藏级茶品;以科学之心制茶,用饮茶这一方式提升人类身心健康福祉。从勐海茶厂到现在的大益集团,悠悠八十载,一脉茶香延续至今。

QQ图片20190921002908.jpg

QQ图片20190921002915.jpg

▎大益经典产品

范和钧先生、娄允琴女士所缔结的大益与法国的渊源,已有将近一百年。两位先辈茶人曾经迈着轻快的脚步,漫走于巴黎街头,用年轻人崇仰的目光,注视过那座别具妙韵的城市。也曾只身穿越勐海神秘苍莽的山林,在青翠茶芽、袅袅茶烟中寻找理想的出路。他们绝没有想到过日后,从巴黎到勐海这一段缘份,将谱写出新的续曲。

大益和法兰西之间还会有怎样的故事?我们在下篇为您讲述。

QQ图片20190921001845.jpg